Site Loader

原标题:“中餐女王”去世:她的传奇,是中国人在美奋斗的缩影

原创 度公子 一日一度

◆她的传奇故事,是无数中国人一生奋斗的缩影。

度公子

她把真正的中国美食,引入美国。

让吃惯了薯条、汉堡的老外第一回尝到了中餐的滋味。

不止如此,在开餐馆之前,还是位连厨房都没进过的千金大小姐。

在那个时代,她就不畏偏见,敢撕掉大小姐的标签,开餐厅当老板,成为自己的女王。

当然,后来她影响了美国餐饮界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中餐女王”。

江孙芸的一生,才叫恣意畅快。

01

1939年的那个冬天,还未冠夫姓江的孙芸(本名)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,会如此多舛而又绚丽。

江孙芸出生在无锡一个大户人家,父母有10个孩子,2男8女。

江孙芸排行第七,人称“七姑娘”。

她在有52间房的花园洋房里长大。

爷爷是中法铁路总长,舅舅拿过“梁思成”建筑学奖。

家人对食物十分讲究,雇有两个厨子:一个做南方菜,一个做北方菜。

饭桌上的菜是一道一道上,江孙芸的父母经常边吃边品评,还会给孩子们讲一些菜品的渊源。

凭借父母的唠出来的“美食品鉴课”,中国菜的色香味以及内涵文化,早早便根植在江孙芸的味蕾和记忆里。

出身贵胄的她和兄弟姐妹每人都有专人伺候,可是这样幸福的生活,被突如其来的历史变故打断。

日军侵华,22岁的江孙芸和五姐从北京徒步六个月,走过五省,逃难到重庆投奔亲戚。

正值妙龄的江孙芸出落得娉婷漂亮,更是不缺追求者。。

所谓的权势和财富,江孙芸并不渴慕,哪怕家里门道中落,哪怕对方是第一大家族。

兜兜转转之后,她选择了商人江梁作为自己的丈夫。

1949年,江孙芸结婚生子,因丈夫奉派到日本工作,举家迁居日本东京。

战后东京百废待举,经济萧条,吃不惯日本料理,自己也不会烧菜。

每天吃饭时间是江孙芸最头疼的时刻——小孩哭,大人也烦。

一个念头闪过脑中:吃不到像样的中国菜,我就自己开。

于是,东京的“福禄寿”中国餐馆就这样开张了。

02

1957年,江孙芸丈夫的六姐夫因肝病骤逝,她从东京赶来探望举目无亲的六姐。

六姐在美国的家离唐人街很近,江孙芸和六姐吃遍了唐人街所有餐馆。

当时,美国的中餐馆卖的都是廉价“混血”中餐:炒杂菜,在菜上挤上沙拉酱,酸甜口迎合美国人口味,汤也是基本的蛋花汤。

江孙芸问姐姐,“这是中国菜吗?”

对于爱吃也会吃的江孙芸来说,这简直是对中华饮食文化的无礼亵渎。

“我真的很想在这方面教教美国人。”

冥冥之中,老天似有安排。

江孙芸在旧金山拜访六姐时,遇到了两个老乡。他们想让江孙芸帮着谈生意,租个地方开餐馆。

她同意了,尽管知道自己的烂英语不比他们俩好多少,还是热心肠地帮忙谈门店。

房主要求先付一万美元的订金支票,没半点犹豫,江孙芸当场就签了,紧接着她那两个“朋友”就消失了。

出身豪门的江孙芸哪知道外面人心险恶,就这么白白被骗了。

50年代末,1万美金,对于大部人来说都是一笔巨款。

既然店面已租,租金也付了,骑虎难下的江孙芸只好自己接下这个餐厅。

尽管丈夫孩子都在日本,她也咬牙承担起这场骗局的后果。

1958年,坐落在旧金山波克街的“福禄寿”餐馆开张,只有55个座位。

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江孙芸没有任何商业经验,也没做过饭。

初来乍到旧金山人生地不熟,英语也好,广东话不会讲,未知的挑战一步一步向江孙芸走来。

但江孙芸知道,她要改变美国人对中国菜的印象,就要和唐人街其他中餐厅不一样。

她把餐厅布置得古色古香,文雅静谧,餐桌铺上桌布、卖啤酒。

穿着旗袍,佩戴珠宝亲自招待客人,教客人如何吃地道的中餐。

整条鱼端上餐桌是中国习俗,吃菜要配白米饭,而不是有胡萝卜的炒饭。

凡事开头难,餐厅前两年经营十分辛苦。

餐馆地点偏僻、没有停车位、不卖烈酒,加上美国人不习惯北方菜,有人会拿着菜单问她:“你确定这是中餐馆吗?”。

为了节省成本开支,她自己接订座电话、当跑堂、兼接点菜、收帐及买菜,吸尘扫地,刷马桶等所有工作“一脚踢”。

每天仍是忙得天昏地暗,不知外面世界今夕是何年。可是几个月下来挣的钱连房租都付不起。

不忍看到妹妹如此辛苦,姐姐劝她尽早关店回家,可她却执意要坚持下去。

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,所幸,她走得很精彩。

03

自助者,天助之;自助者,人助之。

某天,一位白俄老外来到她餐馆进餐,聊过发现,孙家还曾光顾过这位白俄老板天津的西餐厅。

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,白俄老外直接拦下这个忙:“今天先来吃,让我来想办法。”

言而有信的白俄老外,没几天带来了《旧金山纪事报》的著名专栏作家赫伯·凯恩。

第二日,《旧金山纪事报》刊登内容为“新发现一个提供真正中国食物的餐馆”的文章。

福禄寿餐厅一下子火了起来。见报当天,一百多个订位电话,江孙芸接到手软。

不到两年时间,“福禄寿”搬离了唐人街。

1968年,新的“福禄寿”餐馆在Ghirardeli Square购物中心开张,装潢高贵典雅,张大千、齐白石的国画都挂在餐馆的墙面。

开张当天,宾客冠盖云集,每人餐券250元,三百个座位全部售光。

在唐人街摸爬滚打八年时间,面对新店开业,江孙芸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。

新店当天收入全部捐给旧金山歌剧院,一时间媒体广为报导。

Herb Cane在专栏中写着:“餐馆捐出的钱可得要卖成千上万个饺子才赚得回来。”

此后,世界各地名流来访旧金山,如到中国餐馆,非“福禄寿”莫属。

除了食材新鲜,食物好,服务态度更是江孙芸重点培养的必杀武器。

60年代,到餐馆就餐,有个不成文的规定:男士必须穿西装,打领带,否则无法进入餐厅就餐。

在华埠中餐馆点餐,说英文,侍者听不懂;说北京话或上海话,侍者会骂你“广东人不说广东话。”。

而福禄寿餐厅的侍者都是留美大学生,英语流利,待客有礼。她要求对顾客的服务态度“不以样貌取人”。

某天晚餐时分,6个造型奇怪的年轻人点了一瓶唐培里侬香槟王。

侍者看着这身奇装异服的年轻人,不可能买得起这瓶高端酒,就叫来了江孙芸。

她眼都不眨,亲手开了一瓶冰的拿给他们。

结果也是出人意料,餐还没吃完,其中一人从破烂牛仔裤里掏出一卷百元钞票,要江孙芸亲自拿。

接着,这群年轻人每周都来餐馆一次。

有天,其它桌的客人告诉江孙芸“他们是杰弗森飞机乐队,最受嬉痞欢迎的乐团之一。”

杰弗森飞机乐队曾递给她一个信封,内附一张谢卡,上面写着:“谢谢你以人本态度对待我们!”信封内还有两支用手卷的烟。

或许是江孙芸看惯了世间太多不平等和不公平,就像当初只身一人在偌大的美国旧金山打拼事业。

挫折失败被人冷眼相向,但好在她一次一次给自己机会,同样,别人也会成全这个机会。

乐队每次进城都会拜访江孙芸,江孙芸有空还会去他们的演唱会。

即使有人握着她那双已被岁月侵蚀褶皱的双手说:

“孩子们,知道为什么要赶紧结婚了吗,结了婚你就不用那么辛苦的干活,然后把手弄成这样”。

江孙芸却自豪地说:“这是我工作努力的奖章。”

江孙芸用自己的餐厅向美国人展示,灿烂辉煌的中国饮食文化。

不是廉价的浓油赤酱,而是对生活的品味,调和着历史的浓郁。

04

本以为饭店的生意苦尽甘来,然而树大招风,江孙芸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。

不是生意问题,而是开店七年工会无休止的从中作梗。

当时,旧金山没有一家中餐馆加入工会,包括“福禄寿”在内。

为了让中餐馆加入公会,餐馆外面尝常站着几个白人、黑人举着牌子阻止客人进入餐馆、不时还有恐吓电话威胁江孙芸。

甚至扬言要在餐厅放炸弹,曾一度江孙芸的性命也难以保全。

然而坚毅的江孙芸决心要维护自己和同胞们的合法权益。长达七年的斗争,最终法院判决江孙芸获胜。

从此,中餐业在美国立得住站得稳,福禄寿餐厅也收获很多餐饮业的荣誉:

《Holiday Magazine》杂志连续32年的推崇;

连续三年唯一得到MobileAward五星奖的中国餐厅;

《花花公子》杂志专文推介“福禄寿”是最好的中国餐馆之一。

世界各地名流来访旧金山,福禄寿餐厅一定是他们的中餐必选。

美国国务卿基辛格、丹麦国王、奥斯卡奖得主丹尼·凯、歌唱家帕瓦罗蒂、著名芭蕾演员纽瑞耶夫、著名嬉皮乐队杰斐逊飞机等,都是她饭店的常客。

05

1991年,古稀之年的江孙芸,卖掉了福禄寿餐厅,潇洒退休。

从创建到闭店,40年间,江孙芸一手创立的“福禄寿”为中餐打进美国主流社会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2013年詹姆斯·比尔德基金会向江孙芸颁发终身成就奖。

这是相当于电影奥斯卡奖的烹饪界大奖。

高龄没有限制江孙芸的活动,90多岁的她经常飞往图鲁姆,在雷哲皮的餐馆吃饭,或者在旧金山湾区与业内好友沃特斯聚会。

她生活规律,每天走路运动一个小时,三餐自理,热心参与公益。

2018年12月,在旧金山的家中,江孙芸喝着冰啤酒,吃着猪肉,告诫年轻人:“玩得开心,你不知道(明天)会怎么样。”

一人巧作千人食,五味调和百味香。

煎炒烹炸里品尽人生百味,锅碗瓢盆中满是家国情怀。

美国当地时间10月28日,被誉为“中餐女王”的江孙芸去世,享年100岁。

这位误打误撞走进餐饮界的千金大小姐,真正地让美国人见识到了中国美食文化的博大精深。

诚然,人们因为她出色的中式厨艺,把江孙芸这个名字看作是对中国美食的传奇。

那么,江孙芸更是向人们传递她对生活的执着,中国人血液里,流淌千年的勤恳与坚韧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原标题:《又一传奇女王去世!卷入巨额骗局,还拿奥斯卡大奖,她怎么一路逆袭的?》

Post Author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